《福州晚报》:白岩松:我没微信,是不想让手机成手铐

携《白说》与榕城书友畅聊一小时

作者: 福州晚报首席记者 顾伟/文 记者 杨勇/摄 |发布时间:2016-11-02

昨天上午,本命年的白岩松穿着黑色t恤出现在安泰新华书城,虽说这次向书友推荐的《白说》已经出版一年多了,可整个书城还是里三层、外三层围满了人,这个央视名嘴一开口就让全场的人开怀大笑,他说:“刚才大家用掌声欢迎我,其实迎接一个人还有另种方式,那就是嘘声,大家不妨试试。”

白岩松原定签售会10点开始,由于他提前20分钟到场,互动时间也相应提前了。没有架子的他在整个对话过程中都是站着说话,而且幽默爽直的“金句”不少。

感谢阅读感谢“实体书店”

白岩松说:“我与现场书友能够见面,应该感谢实体书店,虽然实体书店的书售价比网上书店贵,可实体书店能让读者和作者面对面交流。我希望今天互动随意点、轻松点,让多花几个钱看《白说》的你们不后悔。”

阅读是每个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活动,当书友希望白岩松推荐几本值得阅读的书籍时,他说:“当荐书成为一种时尚之后,其实是一种时代病。这是由于不少人将阅读功利化了,如果真有几本书有这么大的功效,那么医院都可以不要了。阅读是要讲究随缘和惜缘的。如果一定要我说一本对我影响最大的书,我会首推《新华字典》,因为没有《新华字典》,我就不会认识这么多字,看那么多书。”

不玩微信是怕手机成了手铐

白岩松谈到不玩微博和微信的原因:“我与手机不亲是不想让手机成手铐。手机本来是为人类提供方便的一个工具,但它现在仿佛想控制人类,成为人们生活中难以割舍的伴侣。”

白岩松认为:“微博、微信主要有提供新闻、推荐心灵鸡汤和各路朋友告诉你他们怎么活这三种功效。我的生活不缺新闻;已经奔五了,心灵鸡汤对我来说有点晚;自己都没明白是怎么活的,为啥要去关注别人怎么活。”他说:“我特别怕求关注。假如我有微信、微博,别人一问,我肯定得加他,那我得有多少好友,进入多少个网络社交圈,浪费多少宝贵的时间。”

网上流传着不少署名白岩松的“经典语录”,白岩松诙谐地说:“那些说得好的都不是我说的,那些水平较差的可能是我说的,有的只是头两句是我原话。有人说,你应该去维权,我想没必要,因为人家也有权叫白岩松,我凭什么认为这个名字是我专属。正因为我叫白岩松,面对那些不相识的语录,有时有麻烦也得替人担着。”

你们懂的有些话不能说只能写

互动环节进行了整整一个小时,面对书友各式问题,白岩松的回答显着很睿智。有人说“我是看着你主持的《新闻周刊》长大的”,白岩松说:“那要感谢中国的高考,因为高考有时事题,而央视《新闻周刊》基本上概括了一周大事,所以中国的高考学生大都锁定了该节目。”

有人说:“你如何看待当今医患关系?”白岩松说:“我姓白,肯定站在医生角度说话。与医生产生矛盾的人、将优秀医疗人才流失的人,其实是最傻的,他们想过没有,每个人生老病死,都要与医生打交道。”

有人说:“你说的比写的好。”白岩松说:“那是你没有认真读我的书,我在电视上说的话不仅仅是代表我个人的观点,而出书是我个人行为,有些话只能在我写的书中体现而不能在电视上说,这其中原因你们懂的。”

有人说:“如何看待你的同事从央视离职现象?”白岩松说:“谁在央视都是过客,包括我,因为我也会有离开的那一天。我关心的是每年有没有新人进央视,如果有,说明这个单位还是充满生机的。”

有人说:“能否对正在学新闻的大学生说几句话?”白岩松说:“中国几乎所有的高校都有新闻系或传媒系,这专业已经成了高校的万金油,绝大多数学新闻的大学生是不可能当记者的,我希望大家在学习时,能用新闻人的眼光去看待世界,有独立思考能力,这样即使你不当记者,也会对这四年大学生活充满感激。”

签售时,白岩松让工作人员将设在台上的签名桌移下来,“高高在上我不习惯,移下来才有脚踏实地安全感。现在我坐着签售,而书友站着,需要我抬头仰望书友,感觉真好。”

据记者了解,白岩松在榕为近2000本《白说》签了名。

(摘自2016年10月30日《福州晚报》第a8版)

m_3f1da0c2ede2cad1051a85145e995311.jpg

m_b5ca97ea18e2c420ebfda5674908af97.jpg